iori

偏激主攻

【27all】致以七色堇5

开学匿了。


5只愿那门扉不启

 

这一定是最特别的一天。

 

他同以往一样睡下时,梦境里却没有出现那片荒野。

 

他出现富丽堂皇的宫殿前。

 

宫殿不知是什么材质建造而成,也许是玻璃或水晶制成的棱镜,却又像是覆了玄冰,折射出斑斓炫目的光芒。宫殿整体基调是清浅的蓝,散发出一种清冷的气息。少年从大殿起往里走去,一路随着水晶阶梯而上,其石板蓝的墙上,跳跃着雪青的火焰。

 

他达到了顶层。空旷的大殿中几乎没有什么摆设,因为能够一眼看尽的缘故,这显得异常空荡,又有些寂寥。

 

少年的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了。那存在于此处,却与四周格格不入的不和谐物,存在感太过惊人。

 

那是巨大的水色祭祀台。跟其比之,立在台上的一块巨冰似乎显得并没有那样惹眼。只是,巨冰里面有什么存在。他愣然的盯着巨冰,因为有些口干舌燥以至于喉结收缩了一下。那个被冻于寒冰之中,不着寸缕之人。

 

是他自己。

 

同符合契的面貌,如出一辙的躯体,甚至连发丝弯曲的弧度也分毫不差。天底下大约是找不出相似到这种程度的两个人的。

 

他的双腿不受控的向前迈去。他几乎是慌忙,却又神情迷惑的登上祭祀台。当他的手触碰到巨冰,他的双手以及前额,突然蹿出鎏金的火焰,越燃越旺,几乎有包裹他全身的趋势。他的眼也变为艳丽的橙红。

 

火焰的热度于他而言温暖却不灼人,但这份炽热却化去了水晶台上的坚冰。

 

 

 

冰中人苏醒过来。他大约是被这份温暖所唤醒的,在两对橙红的瞳眸对视之时,他率先露出笑意。

 

「哥哥。」

 

「别这么叫我。」

 

他皱起眉,很不愉快。

 

虽说他是为了引导其人格快速形成而将部分记忆共享了没错,但关键部分他都有意识删去了,就是为了不让对方知晓。

 

但是哥哥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?

 

这个世界的沢田纲吉,虽然大概是因为他的原因,意识苏醒的太晚,这才使得他能够做到对记忆进行删减再共享。但这在他苏醒后的如今,大概就无法做到了。尤尼大概也是出于这个考虑,才跟他说了之后不会再出现。

 

话又说回来,她之前说的,这个世界的尤尼的意思他总算是理解了。明明早点跟他说明不就好了。

 

「我和你是同一个人,我是沢田纲吉,你也是。」

 

想了想,他接了一句。但是对方却表现出一幅有些苦恼的样子。

 

「可是这样我们就分不出来了呀。」

 

「我们彼此认得出来不就好了。」

 

「可是我想要妈妈认得清我们……」

 

他沉默了。说到底就是他占据了对方的身躯十四年,他也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愧疚不已。他是对不起他的。

 

他刚想出声表示他同意,但是对方接着一句话让他发懵。

 

「那就你叫我哥哥?」

 

想太多。

 

他眯了一下眼,但动作微乎其微,对方没有察觉。

 

「果然还是你叫我哥哥好了。」

 

 

 

他们对于彼此的情况讨论了一番。最终得出结论,对外宣称双重人格。但在谁是主人格这个问题上,两人僵持不下,并不是争抢着想做主人格,而是都觉得对方才是主人格。

 

记忆方面他们应该是共享的。

 

不过他对此抱有疑问。

 

 

 

沢田纲吉表情极其阴沉。他那么辛苦才把自己唤醒,为了回复期间消耗的火焰力量,他本打算先休养一段时间再看情况,反正原世界的自己醒了,怎么说也应该比自己做的好吧。

 

但他没想到,才过了一段时间,他就被送回来了。

 

虽然这次不再是被封在冰中,但他被封在水晶棺中。虽然看起来唤醒大概没有寒冰那么困难,但短时间内他没有火炎可供他调配。

 

也就是说,沢田纲吉刚刚被唤醒,又陷入沉睡了。

 

这叫什么事。

 

算了,他得先出去接手这具躯体。无人接管身体的情况时间若是较长,也会对他的身躯造成损伤。

 

 

 

「你不是他。你是谁?」

 

Reborn看着少年站立起来,久违的感受到事情不受他控制的烦闷感。少年笑了笑,可这笑的真意让人无法辨清,如同圣人,又如同罪人。

 

「我当然是沢田纲吉。」

 

「那他是谁。」

 

婴儿压低帽檐,神色晦暗不明。

 

「他也是沢田纲吉。」

 

「我们都是。」

 

「但是你杀了他。他几乎无法醒来了,你说,这怎么办?」

 

如果他的笑容似神似魔,那他那阴暗气场就使他完全倒向了恶的一方。沉默半晌,小婴儿回答道。

 

「我的职业是杀手,我要做的就是把你培养成独当一面的黑手党老大。」

 

他的嘴角上挑。

 

「那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是沢田纲吉就可以?」

 

「是。」

 

杀手的回答毫不犹豫。

 

「他刚才倒下的时候喊了哥哥,这个所谓的哥哥,就是你吧。沢田家只有独生子而已,甚至连旁系亲属都没有。明明是多重人格,却有兄弟这个设定?而且你说的是几乎无法醒来了,意味着还能够醒来吧。」

 

「不错嘛,明明只是个小婴儿。」

 

「哥哥是他非要这么叫,我可没承认。至于几乎没法醒来,就算能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。」

 

「你给他打的那个子弹,似乎是那种能够承受住就能提升自我的东西,结合你说的黑手党杀手这种言论,你看起来也不是一般人,教导他似乎也有可行性。但是他没有承受住。如果你想用那个东西来教导我,要是真的开枪,大概我也会死。那个时候应该就真的不存在沢田纲吉这个人了。毕竟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。」

 

「虽然我们是多重人格,但也就两个人而已。」

 

 

 

「那个,沢田さん已经被唤醒了。还有,在同一天,rebornさん和他接触了。」

 

「跟哪个他?这个世界的他吗?」

 

「是的。」

 

「是不是……?」

 

「不,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天大概是偶然。」

 

于是就顺便让沢田去应对reborn,纲さん自己躲起来了观察吗?不过也没关系,只是对计划进行调整而已。少女想。

 

「……以及还有一件事,因为跟rebornさん接触的原因,好像沢田さん又陷入沉睡了的样子。」

 

「什……?」

 

虽然因为震惊而一时失态,但少女很快收起错愕的表情,恢复以往的淡然。少女示意对方细讲这件事,在她汇报完毕之后,少女陷入沉思。这件事,对他们来说是很糟糕,但对她来说却未必如此。计划不用调整。

 

「辛苦了,尤尼ちゃん,我一直都很感激你。」

 

这里是她们的森林,只有两人见证的乐园。这里只有圆月高挂,明月银辉打在密林中,天地华宇熠熠生辉。这是一片暗色与青绿的天地,但却并不阴森可怖,萤火的昏黄幽光里,闪烁着少女的清丽面庞。

 

她注视着对方。

 

她侧躺在古木的枝干上,珍珠白的裙摆绽开在枝桠间。她的嘴角微微上扬,饶有兴致的盯着停驻在她指尖的幽蓝蝴蝶。明明有着毫无二致的脸庞与身姿,但对方这种自内而外的高雅气质,以及因积累沉淀而溢满的知性气息,她却远远不及。

 

她是自己出生就陪伴着自己的至亲,是自己羡慕憧憬的未来之人。当她告诉自己,她是未来的自己时,她发觉自己对此没有丝毫怀疑。

 

也许心中仍然留有少许迷茫。尽管如此。

 

「那我就告辞了。」

 

「嗯,再见哦。睡眠不足可是会伤害身体的,毕竟你的体质也不好呢。」

 

她笑着。那笑容过于温暖,却也因神圣而遥不可及。于是她也低笑出声。即使这万丈光芒,灼烧双目。

 

「那再见,姐姐大人。」

评论(3)

热度(7)

©ior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