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ri

偏激主攻

【27all】致以七色堇4

4命运之日

 

这一定是最特别的一天。

 

当沢田奈奈告知了他,会有家庭教师来辅导他的时候,沢田纲吉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。少年一边嫌弃这宣传单极其诡异,又一边自顾自陷入消沉之中,露出难过迷茫的神情。而当自称家教的黑西装小婴儿登场后,虽然有一阵短暂的沉默,很快气氛就活络起来。

 

虽然不知道这位家庭教师是怎么跟沢田奈奈沟通的,但被沢田奈奈认同之后,少年很快被赶入卧室,好像是奈奈拜托的reborn,请他马上就开始授课。

 

待等奈奈走后,纲吉就毫不客气的开口:

 

「别以为你年纪小,我就会对你客气!」

 

然后很快。

 

他就被那个小婴儿狠狠收拾了。

 

「我是无懈可击的。」

 

「因为我的职业是杀手。」

 

虽然面前的小婴儿神情无辜,但纲吉并没有忘记,他刚刚打开黑箱组装枪支的一系列动作,行云流水一般,看起来已经做过无数次。

 

「我真正的工作是,把你训练成黑手党的老大。」

 

 

 

少年并没有简单相信,他更偏向于认为小婴儿在跟他开玩笑。觉得一切都不顺心的他,打算先出门散散步。

 

「你干什么要跟着我啊?你不用去托儿所吗?」

 

「杀手是不需要去托儿所的。」

 

「可是我不想陪你玩黑手党游戏了!」

 

迎面而来一位容貌秀丽的少女。少年先一步察觉到女孩的存在,飞快的躲到一旁,心中隐隐有些庆幸。

 

他还不想现在碰到认识他的人。

 

一旁的reborn先是有些疑惑,而后又好像理解了什么。他站在少女面前,成功吸引了女孩的注意力,凭借着外貌的优势跟她畅谈起来。她好像急着有事,两人愉快道别后,小婴儿出现在少年身边。

 

「纲,你喜欢那个女孩子。」

 

「等等你在说什么……」

 

「你向她告白了吗?」

 

「所以我为什么要告白……?」

 

小婴儿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好一会,看的少年头皮发麻。但其实reborn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。这种无法言明的不安感,在他第一眼看到沢田纲吉的时候就开始了,这让一直无所顾忌的他心里非常不快。但马上就会有结果了,他想。

 

「终于该我上场了。」

 

少年不解。他看向小婴儿,但不知何时reborn已经用枪支对准了他。

 

「去死吧。」

 

小婴儿娇声笑道,随即扣下扳机。不顾少年因恐惧而瞬间扭曲的神情和即刻睁大的瞳眸,子弹在空中划过毫无声响,这一刻仿佛世界也静止了一般,直至缓缓没入少年头部,他都无法做出任何动作。

 

他有点不甘心。

 

其实不甘心的都要哭出来了。

 

「妈妈,哥哥……」

 

但是他已经没机会哭了。

 

就哪怕是这样短暂的时光也好,他其实也很满足了。

 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等他理解了这一切之后,想要做些什么,但他也只能看着他的身躯因此倒下,再无生息。

 

 

 

事情没有按照reborn所想的发展。

 

尽管他觉得也许沢田纲吉可能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。根据他的资料来看,虽然这种废物感是没错,但他却不是那种有浓重的阴暗气息的类型,这跟资料就略有出入。

 

而且他没想到,沢田纲吉好像对什么事物都没有执念。他没有身为人所应有的欲望。

 

通常被注入死气弹的人,在真正面临死境之时,想到的大抵都跟自己未完之事有关。但沢田纲吉是那种,极少数,觉得自己真的死了也没事的人。

 

死气弹作为彭格列专属弹的一种,对外宣称「唤醒将死之人对生前对事物的执念,从而造就某种短暂性觉醒」。也就是说,先死一次是前提,对无必死觉悟之人无效。可事实真是如此吗?以死为前提,这其实打消了很多人对死气弹的觊觎。

 

但实际上,死气弹是「只要对某事物抱有强烈执念,就会造就其短暂性觉醒」这样才对。被注入死气弹的人以为自己面临死亡,唤醒了求生欲,但是求生欲也只是欲望的一种。

 

但是他连求生欲都没有,这就很恐怖。

 

Reborn脸有点黑。死气弹不会造成人的死亡这一点虽然可以确定,但是他并不清楚没有求生欲之人被注入死气弹之后会发生什么。他开始察觉到事情的棘手了。

 

先不说reborn没有这种经验,等沢田纲吉被彭格列医疗队救回来可能要很长时间,那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
 

而且真的能在预定时间里救回来,但沢田纲吉也不能用直接死气弹训练,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,直接用批评弹那才是真的要完。而且批评弹的数量被严格限制,就算用于训练也完全不够。

 

虽然死气弹也有其他能力,因为死气弹会随着注入部位不同会发挥不同作用,但这种暂时性提升,没有根本上改变人体质的作用。本来他是想用死气弹对沢田纲吉的身体进行逐步强化,最后用批评弹激活他的彭格列之血。

 

不过这都不是重点。

 

重点他要怎么化解后续事态。

 

顷刻间reborn脑子里不知道转过多少想法,盯着倒在地上的少年,黑豆般的眼瞳罕见的透露出无奈。

 

然后,他神色凝重起来。

 

 

 

少年额上因子弹而破开的伤孔逐渐愈合,心脏开始跳动,呼吸也开始恢复。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,站立起来。他盯着reborn,浑身散发着不同于之前的阴暗气场。

 

「真做的出来呢,reborn,把我杀死这种事。」

评论(1)

热度(8)

©ior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