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ri

偏激主攻

【27all】荣光2

002再遇当临

 

 

 

不知不觉走到了并盛后山的森林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场景,他苦笑起来。他长椅上坐下,略长的刘海伴着阴影遮住了暖棕色的眼眸。

 

那个人马上就要来了。

 

他其实并不愿思考这些,这有如身负千斤重的巨石,压迫着他寸步难行,痛苦到难以呼吸。

 

沢田纲吉在很小的时候相当机灵活泼,自四岁托某位大人物之福,使得他整体素质降低到平均值以下。

 

年幼时期的孩童都未到发育的年纪,体能方面暂时拉不开太大距离,除了一些实践课沢田纲吉显得笨手笨脚一点外,基本跟得上大部队的步伐。但随着课业的难度增加,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逐步拉大的同时,落后于人的异端就会遭人瞩目。别人开始突飞猛进,随之而来的,沢田纲吉令人叹息的体能终于暴露。

 

也许课业成绩能够提高,但其体能却是实打实的强差人意。哪怕即使比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,资质这种东西却是无法弥补的。仿佛是某种意志,未到该到的时刻,他不会有太大的改变。

 

他还未曾多想,少年发现自己面前,站着一位身披长袍的娇小少女。

 

少女面部被裹成兜帽状的长袍挡住,其余部分像是披风一般从身后垂下。少女身着一身未及膝部的素色连衣裙,裸露出荷藕色的纤细双腿,足上是青黑色的长筒皮靴。

 

「初次见面,沢田纲吉くん。」

 

少女用轻快的语气朝少年开口道,虽然看不见少女的神情,但他却莫名觉得面前的少女很是开心。

 

「好久不见,Cielo。」

 

少年突兀的愣住了。

 

但他很快反应过来。表面上仍维持了一幅慵懒的模样,却开始警觉起来。他面上露出不快的神情。

 

对方明显很了解自己的事情。

 

或许是她也到达了这个世界的原因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件好事,凡事先往坏处想是他的旧习。

 

他在很久以前曾尝试过,检验自己的力量是否还能够使用——事实上不行。她到达这里力量能否使用他不知晓,所以也许会被人伤害。不过他是信任她的,因为他们一同经历了那么多苦难,他知道她并不弱小,相反可以说某些方面比他更为强大。

 

他只是不愿正视那个可能。

 

少女叹了一口气。

 

「看起来Cielo不愿意相信我,有点受到打击。」

 

少女说的不再是日语,而是他们世界的通用语言。

 

少年呆了呆,看上去是相信了几分。而当接下来少女吐出一长串咒文,少年的一半相信就变成了确信。

 

「将力量变更成具象化可输出性质……」

 

这是只有她能够咏唱的咒文。

 

虽然他们那边的人都能够听懂她咒文的含义,但是能够咏唱的惟有她一人,其他人则无法发声。而且能否咏唱咒文与力量有关,每个人所能够咏唱的咒文都不同。况且也有很多并不需要吟唱咒文的力量。

 

「好了好了,我信了。azzurro……是吧?没想到你也过来了……话说你为什么能使用那个力量啊……」

 

虽然说着满不在乎的话语,但语气中的高兴还是泄露无遗。少年起身走到少女面前,下意识的想要摸摸对方的头。

 

——但他的手,却摸了个空。

 

他顿时一愣,伸手想要去触碰少女,但他的手臂,却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少女的肩膀。

 

「这是怎么回事……?」

 

少年罕见的动摇起来,一时将先前的疑问都抛却脑后。

 

见状少女做出一个捧住少年脸颊的动作,迫使少年的目光对准自己,认真而又坚定的开口道:

 

「其实我没有办法用实体在你的面前出现,现在你面前的我,仅仅只是一个影像而已。但是我在这里,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——因为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人。」

 

两人的表情都柔和起来。

 

「你的话一定能够意识到吧?沢田纲吉作为世界中心的重要性和影响力。还有你应该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吧,今天,不,只有现在我不想被你这么叫呢。」

 

少女将食指对着唇,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

少年见状露出苦笑,无奈点了点头。

 

「那我差不多就要走啦。在此之前,陪我唱一会儿歌吧,Cielo……不,纲くん。」

 

少年因少女最后改变的称呼而愣了一下,闭上眼,很快再次睁开来。少女没有忽略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苦涩。了然的神色出现在他眼中,在此之后便是冷静到可怕的清明。

 

「好。」

 

少女知道,面前的人已经意识到自己隐瞒了他许多事情,比如为什么知道他会是沢田纲吉,又比如她为什么恰好在这个微妙的时机出现。而她避开了他的问题,甚至还破灭了他最后的奢望,几乎是强迫的,将他赶上了通向荆棘的道路。

 

但是他什么也不问,什么也没说。

 

少女想起,从久远的过去开始,那个人就是这样了。一个人承担一切,什么都不说,笨拙的叫人心酸,不知道在执著些什么。

 

他受了太多不该受的罪了。

 

她只是想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他,她有什么错?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所有最好的,都应该属于他。

 

「今もかすかな残像,消えないままで,世界が待ってる明日の産声を。」

 

少女轻声吟唱起来,婉转悠扬的歌声在林中回荡。

 

「響け確かな衝動,消えないままで,そう未来と過去が交差する,百年目の歌。」

 

少年想也不想接上了下一句,少年的珠圆玉润与少女的轻灵幽雅混杂在一起,非但没有嘈杂感反倒更加悦耳。

 

他的笑容,让太阳失色,他的泪水,让天空昏沉。

 

过去她曾仰望着的青年的姿态,太过悲伤,仅仅遥远的注视着,就让人痛苦的想要落下泪来。

 

「再见啦!」

 

纲さん。

 

少女以轻快的声调向少年作最后告别。

 

在少年的视野里,少女的身影逐渐消逝。





くん=君,さん=桑,如果直接音译写上去总觉得奇怪

评论

热度(5)

©iori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