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ri

偏激主攻

【27all】荣光1

不知道是第几次大修了,以后说不定还会删掉再修。如果有看到过类似的,别想了就是我。

有很多私设和对原作过度解读的部分,有跟原作冲突的设定会写在最后。




1此身不存之证

 

 

 

无论什么,都有优劣之分。

 

特别是人。

 

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群的焦点。他们通常有着过人的才能,又因其自身人格魅力,使人和平共处,引导他们朝共同目标奋勇前行。他们是团队的引导者,进入社会后,也通常处于金字塔顶端。

 

多数人大抵平凡。虽然没有优秀之人的存在感,但无需刻意结交也留存着只属自己的容身处所。平常分散开来并不惹人注意,但一旦有人能够引领他们团结前行,却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。

 

最后还有一种,他们常年遭受排挤,不愿委屈自己圆滑处世,或者是自身存在某种缺陷而遭受打压。后者是因多数人的优劣感,但前者却只需刻意去迎合他人。但无论如何,他们总是身处底端,生活的也更为辛苦。

 

少年属于最后。

 

他抬头看向窗外,阳光透过玻璃散发出微黄的光晕,明媚温暖却毫不炙热。逆光之中,可以看见空气中扬起的无数尘芥。尘尘缕缕的阳光的投注在绿叶之上,而那些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则被筛成斑驳的影子,变成些或明或暗的微影,打在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。

 

他的位置是第一列的最后一个,刚好靠窗。大概是因为遭人排挤的缘故,被人刻意地留出了一段距离。

 

不过即便如此,他却相当满意。不会被人注意,这使他能够静下心来思考事情。

 

或许是太过于明目张胆,很快教师便发觉少年走神一事。男人有些恼怒的喊了一声,同时也使得教室中也响起许多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

「沢田纲吉!」

 

少年并没有错过教师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满与鄙夷,但他却是一幅安之若素的态度,顺势答道:

 

「老师,不好意思,身体不舒服,我想请求早退。」

 

虽然使用了敬语,听起来也确实是比较诚恳,但少年却也未等教师反应,便提起背包先行一步离开。忽略因为此举动而引起的窃窃私语,少年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一般。

 

「区区一个废柴纲,真以为自己了不起!」

 

这句话说的很响,想来是故意挑衅。

 

山本武猛然听见自己周边传来一句不屑的言语,平时他对这种事情都不愿给予关注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却突然有些好奇起来,等着沢田纲吉的反应。

 

或者说,全部人都等著那个少年会有如何反应。

 

整个班级一片寂静,全部人的注意力都在少年的身上。那人仿若听见了,停住了脚步,似是微微侧过头,无所谓的瞟了一眼。视若无睹的少年迈开脚步,不再回头。

 

被他打量了一眼的人却莫名有些心虚。

 

某种意义上来说,沢田纲吉的存在是很瞩目的。

 

从不与人来往,总是独自一人的样子,故意让自己脱离于众人的行径,足弥使其存在感愈为强烈。

 

虽然成绩没有达到让人质疑智商的程度,但相对而言也并不优秀,怎么看都是及格万岁主义者。各方面都没有突出之处的少年,按理来说应该是不起眼的类型,偏偏却因其举止使得存在感强烈。

 

多亏他刻意为自己营造出的尴尬状况,就算有人会主动找他,那样的日常大多也与与校园欺凌相关。

 

不过虽然说总有人没事刁难他,好在暴力事件之类明面上倒是没有,毕竟并盛中姑且算是君主专制。不过虽然不能行使暴力,但有事没事的刁难少年却也不与争执,因此多数人也都觉得沢田纲吉软弱可欺,而教师也是一副置身事外不管事的模样,愈来愈多的人也便越加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

于是「废柴纲」的名号得以盛行,似乎也就有迹可循了。

 

 

 

翘课对少年来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,虽然他可以到家中,告诉沢田奈奈自己请了病假,但说到底他并不愿意让那个温柔的人为他担心。

 

虽是两世为人,体会母爱的温暖却是头一回。他很感激沢田奈奈,她笨拙却又直率的真情,给了他存活于世的勇气。

 

同时这使他心中有了罪恶感。

 

是不是不是他会更好呢,少年时常会这样想。

 

当然他足弥幸运,只是他并不想要成为沢田纲吉。

 

在很久以前,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。自出生便被舍弃,仅与双胞胎妹妹相存相依。经历过太多苦楚,相互扶持走至现今。

 

而在不断追寻的过程中,却也忘却所追求的救赎究竟为何物。

 

这种一开始就拥有的,是无法确认的真实。这样的幸福,也许对他只是痛苦。前生的记忆于如今而言,仿佛诅咒一般蒙上一层迷雾。前生什么都没有留给他,他只能从过去感受到令人窒息的痛苦。

 

开始即是一无所有,最终也许害怕拥有。

 

他会逐渐忘记,开心也好悲伤也好,只属于他的力量,甚至是前生那唯一亲属的面容。终有一天他一定会遗忘一切。但在这命运既定的世界,惟有他的故事他丝毫没有遗忘过。他知晓他作为沢田纲吉的未来。

 

结局从一开始就是注定。

 

十四年来,他不断回忆前生终末时刻所发生的事情。但他发觉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而且回忆时造成的不间断头痛,仿若被无数根钢针所扎刺一般,几乎使他窒息。

 

他忘记了太多了。

 

但关于如今的自己的一切,他却无所不知。

 

也许他的前世是为今生所做的铺垫。他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,却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。

 

他绝不会忘记。

 

他绝不能忘记。

 

这告诫仿佛镌刻于灵魂之中。他大抵是为此而生。

 

即使这份幸福不属于他。


评论(1)

热度(4)

©iori | Powered by LOFTER